" />
永定新闻网欢迎您!

拳拳师长心——谨以此文悼念张胜友先生

2018-11-13 15:48:44 何文生来源: 永定新闻网  责任编辑:   

与张胜友先生相识,源于我的第一本散文集《枕水》。

2006年初,我想把此前写的散文结集出版。一些年长的说,最好能请张先生写个序。先生是国内名家,我乃无名小卒,与其非亲非故,他会给我写吗?恰好先生的公子晓帆到永定县一村里挂职。晓帆在市纪委宣教室工作,我曾在县纪委宣教室工作。经晓帆询问,先生欣然答应。

4月21日,我带着打好的文稿,乘火车直到北京。

北京工作的内弟邓兆辉,带我去。在《光明日报》社,门卫说,他调走了;在中国作协,里头的人说,他有时来这上班;最后挂通了电话,他说在鲁迅文学院。

第二天一见面,他说,你就是老家永定那个小何?我连连应着。他身材有点矮。?吃,长耳垂,肤色有点黑,手臂一股股的,极结实。《十年潮》就是他写的?我即刻想到客家话里的“才人无貌”。在食堂窗口,他说,要吃什么,你说。我说,你吃什么,我们就吃什么。他随即用卡刷了三份鸡腿、五花肉、牛奶、水果等。饭间,聊了他的《十年潮》和《闽西石榴红》等。来前,我备了一些课,话题也流畅;同时,也聊了些永定的变化。他的普通话客家音重,话间,我多用客家话。他说,你的口音较象上杭那角。我是上杭庐丰人,高中还在上杭读书,工作分配到永定,说起客家话,一直保持上杭下角片口音。

饭后,他就带我们去他办公室。他说,写报告文学,比较擅长,对散文,涉及不深。我想,大概谦虚,毕竟,他的高度、广度、深度都在,吃盐比米多,过桥比路长。

我诚恐奉上文稿。

他说,这么厚!他翻了翻文稿又说,你自己挑20篇较满意的文章出来,我会抽空看,到时传真给你。

离开时,他说,你是纪检干部,我这有刚拍好的电视连续剧,央视马上就要播了,你好好看看。说完,他从身后柜里取出纸盒,送过来,里头是《国家干部》29集的光盘。

他问我还要去哪?我说先去兰州,然去拉卜楞寺、花湖,再去成都。他说,应该多走走、多看看,前人说的“读万卷书、行万里路”是很有道理的,特别对写作。

我从成都回到永定次日,先生也从北京传来《枕水》的序。

同年9月,拙作《枕水》才从海风出版社出版。序中,有两个字的字序错了,没校对到,我觉得特别对不起先生。

从此,我与先生渐渐熟起来。手机短信成了最便捷的沟通方式。年节间,“同祝”是他最常用的回复语。

2011年6月,我的第二本散文集《掬云》出版了。先生收到后说,文章写得好,开本大气,上手较雅。

对于我想五年出一本散文集,他说,这想法是对的,写作,一定要有量的积累,一定要靠实力说话。

《掬云》从设计到排版,从插图到篇幅布局,全是我自己。我觉得,一本书,就是自己的一个孩子,它的性格如何,穿什么衣服,气质怎样,家长是清楚。我希望它以最好的形象呈现在读者面前。

2014年6月中旬,海峡两岸客家风情节,区里安排区委常委、区纪委书记张金滨和我对接先生。16日清早,在天子温泉住宿阳台,我陪同他喝茶。他说,你还是要多投稿。

那几年,对于投稿,我确实懒了、淡了。我也一直觉得,文章从某方面说,更多是给自己看的。我写我心,写好了放那,时机成熟就成册出集。投不投稿,无所谓。再说,我的散文字数较多,多数刊物版面不允许。

今年初,我想把2011年底以来的散文集结在《御风》里。先生在电话里说,十分期待《御风》。他还说,作为福建人、永定人,今后应多从福建的角度、永定的角度来写。福建有什么在全国是独特的?永定有什么在全国是独特的?福建有武夷山、有土楼、有海丝,有林则徐、有朱熹,福建人写这些,肯定比外地人写得深刻;永定土楼世界独一无二,作为永定人,土楼是最好的素材,相信你能写好。

三个多月前一个晚上十点多,先生突然来电话,竟与我聊了半个多小时的散文。他说,建国后,杨朔的散文、秦牧的散文、何其芳的散文,各有各的特色。无论哪种特色,都要有“先天下之忧而忧、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情怀。

文学路上,遇到先生,我是幸福的。知遇之情,永弥我心。

?